宗谱中比较多见的用典与固定词汇

来源:百姓家谱编印网   日期:2019-07-29  浏览:7次

十二音律与地支及月份对应关系

    黄钟(子,十一月)、大吕(丑,十二月)、太簇(寅,正月)、夹钟(卯,二月)、姑冼(辰,三月)、中吕(巳,四月)、蕤宾(午,五月)、林钟(未,六月)、夷则(申,七月)、南吕(酉,八月)、无射(戌,九月)、应钟(亥,十月)

    正月灯市,二月花市,三月蚕市,四月锦市,五月扇市,六月香市,七月七宝市,八月桂市,九月药市,十月酒市,十一月梅市,十二月桃符市。

农历月份的别称

    一月:正月、隅月、孟月、端月、始春、元春、寅月;

    二月:如月、杏月、仲春、早春、卯月;

    三月:病月、桃月、季春、炳月、三春、阳春、暮春、辰月;

    四月:余月、清和月、桃月、孟夏、巳月;

    五月:榴月、薄月、仲夏、午月;

    六月:且月、荷月、伏月、季夏、未月;

    七月:相月、巧月、霜月、孟秋、桐月、申月;

    八月:壮月、桂月、仲秋、中秋月、酉月;

    九月:菊月、季秋、戌月;

    十月:阳月、小阳春、孟冬、亥月;

    十一月:辜月、葭月、仲冬、子月;

    十二月:涂月、腊月、嘉平月,季冬、丑月。

    十天干:甲—阏逢、乙-旃蒙、丙-柔兆、丁-强圉、戊-着雍、 己-屠维、庚-上章、辛-重光、 壬-玄黓、癸-昭阳;

    十二地支:子-困敦、丑-赤奋若、寅-摄提格、卯-单阏、辰-执徐、巳-大荒落、午-敦牂、未-协洽、申-涒滩、酉-作噩、戌-阉茂、亥-大渊献。

科举中的名称解释

    明清时,每年或二三年从各府、州、县学中选送生员升入国子监就读,成为岁贡。 

    如此录用的读书人便是“岁贡生”,如蒲松龄、吴承恩。意思为保送生。 

    何谓“贡生”?就是在科举时代,挑选府、州、县生员(秀才)中成绩或资格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这些读书人统称为贡生,意为贡献给皇帝的人才。明清两代,贡生有不同的称呼:明代有岁贡、选贡、恩贡和纳贡;清代有恩贡、拔贡、副贡、岁贡、优贡和例贡。 

    什么是“恩贡”?就是明清时代,凡遇皇帝登基或其他庆典颁布“恩诏之年”,除岁贡外,加选一次,称为恩贡。由此,录取到国子监读书的人就是“恩贡生”。

    什么是“拔贡”?简而言之,就是由朝廷在规定时间内,选拔到国子监读书的人。清初,每六年选拔一次,乾隆七年(1742年)改为每十二年一次。名额是每个府学二名,州、县学各一名;由各省学政从生员中考选,择优保送入京。这类学生就称为“拔贡生”。

    什么是“副贡”?即由副榜录取的贡生。明代嘉靖年间,乡试就有副榜,名字在副榜的,准做贡生,称为副贡。清沿明制,也有乡试列于录取名额以外的备取副榜,名字在副榜的可以直接进入国子监学习,叫做副贡。这样录取的学生就叫“副贡生”。

    什么是“岁贡”?明清时,每年或每两三年从各府、州、县学中选送生员升入国子监就读,这称为岁贡,如此录用的读书人便是“岁贡生”。

    什么是“优贡”?即清代各省学政三年任期满时,在儒学生员中考选一次,考上的送入国子监学习,这称为优贡。这样录用的学生便是“优贡生”。什么是“例贡”?这类情况非常特殊,是指在清代不由考选而由援例捐纳(向朝廷交纳一定钱财)取得贡生资格,故称例贡。这样的学生叫“例贡生”。

    除贡生外,在国子监学习的人就称监生。贡生由考试直接升入。监生则指非考试进入国子监读书的人,有四类:恩监、荫监、优监、例监。举个例子,荫监就是指入监读书的三品以上官员子弟或勋戚子弟。乾隆以前对监生严加考核,后来仅存虚名,一般未入府、州、县学而欲应乡试,或未得科举而欲入仕做官者,都必须先行纳捐取得监生出身,但不一定就在监读书。清初吴敬梓笔下的严监生就属于这种类型。

    最后,我们不妨作个梳理。

    生员(秀才)参加乡试,考中者即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举人经会试而被录取者称贡士,第一名称会元。

    贡士经过殿试录取者为进士,第一名为状元,第二名为榜眼,第三名为探花,此三人为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二甲赐进士出身,三甲赐同进士出身。一甲名额固定为三人,二甲、三甲录取名额从数十至二百余不定。

    庠生:古时,在学堂读书的地方叫“庠”(音“详”),多指乡间学校。即乡间学堂的学生。

    在府、州、县读书的学生称为府庠生、邑庠生。后来称呼在京都读书的学生为“国学”和“国学生”,天子所设读书的地方叫“辟雍”;诸侯所设读书的地方叫“泮官”。

    秀才:一般是在府、州、县所设学堂毕业的庠生,称为秀才。

    贡生:不经过考选而进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意思是将人才贡献给皇帝。

    拔贡:在秀才中考选合格的人,叫“拔贡”。

    岁贡:每年由府、州、县选送人国子监的学生。

    例贡:是用钱捐纳给国家而得到的学位,叫例贡。

    恩贡:每遇皇室典庆,在当年参加选贡的,叫恩贡。或者选送先贤的后人到京师人国子监的都叫恩贡。

    优贡:每三年由首名考选几名优秀分子,没有任职的秀才,经过考试后,可由各州县任命工作。

    副贡:在乡试名额以外的备取生,也可以入国子监读书,叫副贡,或副榜。

    五贡:清代科举制中有:恩贡、拔贡、副贡、岁贡、优贡,这五贡算是正途出身的资格。

    廪生:明清两代称由公家给以膳食的生员。又称廪膳生。明初生员有定额,皆食廪。其后名额增多,因谓初设食廪者为廪膳生员,省称"廪生",增多者谓之"增广生员",省称"增生"。又于额外增取,附于诸生之末,谓之"附学生员",省称"附生"。后凡初入学者皆谓之附生,其岁﹑科两试等第高者可补为增生﹑廪生。廪生中食廪年深者可充岁贡。清制略同。

    解元:唐代乡试第一名为解元,清代没取用。

    举人:凡是到京都参加考试的都叫举人,意思是被推举的人。清代参加京试的人,必须是贡生,这个试场叫“贡生殿试”,没有考上的落选人,就是举人之一,第二次还可以再考。

    进士:就是从禀生或贡生的“贡生殿试”中考选出来的。考上进士,可以候派官职,但不能参加第二次“贡生殿试”,所以说:“生举人、死进士”。再由考中的一甲进士,二甲进士、三甲进士的人在廷试再考,挑选三名,为三及第(状元、榜眼、探花)。三及第外,凡参加考试人为进士衔。

    科举制的流水程序:庠生—国学生—贡生—举人—进士三及第。

年家眷

    古人往来名刺,亲戚写眷,世交写通家,同年子弟写年家。清代,无论有无科第,概写年家。清代中期后,亲戚称姻,世交称世,同年只称年愚弟,而去家字。老师与门生称通家生,亦称同学弟。若子侄之师,则互称通家弟。同门友称门愚弟。督抚与司道名刺称愚弟,与府厅称寅愚弟,与州县称寅弟,与下僚称年家眷弟。州县与生监、盐当等商人,亦称年家眷弟。甚至乡民间亦有眷生眷弟之称。年家”即同年的意思,“眷弟”即宗弟,“年家眷弟”一般是用在交情不深的人之间的客套称呼。清 汤之旭《皇清太学生注选州同知尹思袁公(袁可立曾孙)墓志铭》:“赐同进士出身翰林院庶吉士洛水年家眷弟李学裕顿首拜书丹。”

梦龙涤爪

bet36体育在线投注  宋绍兴廿三年(1152),孙白于一夜间梦见一条青龙在村前溪边涤爪,醒来后感到非常奇怪。天亮后,吃罢早饭便到村外闲行,日近午,忽见一穿着青衣的秀士,歇足村前溪,又到溪边洗手。孙员外一见,正与梦中境地相符,便邀请至家中,热情相待,知此秀士叫梁克家,家住泉州,游学来到潮州。孙白见他一表人才,学识丰富,才华横溢,将来定会出人头地,便有心与他结交。于是恳切地聘他为塾师,在京冈授课,培育孙家子弟。梁克家应允。几年间,梁克家感念孙家厚礼相待,孙白钦慕克家博学多才,两相结下浓厚情谊。后因一事误会,使梁克家留诗辞馆而去。绍兴三十年(1160),梁克家上京赴试,中了状元,后官升至宰相。他感念未得志时孙家厚待之恩,为此极力帮助孙家,洗雪冤情,使孙氏追感永世,特于村前溪边,当年梁克家洗手之处,立一石碑,碑刻“梦龙涤爪处”五个大字。右边刻“宋宰相梁郑国公茂才时于此涤足”。左边刻“乾隆三十一年丙秋七月重修”。又在村中为梁相立庙纪念,潮州孙家与泉州梁家,自此世代往来,成为世交挚友。至明朝嘉靖之初,梁克家的十七世孙梁怀仁,嘉靖八年(1529)已丑科进士,授职南京验封主事,于第二年,专程来潮州,拜谒祖祠以及继续孙梁两族近400年的契谊,在当年也传为佳话。

崇韬拜汾阳之墓 狄青谢梁公之形

  先说“崇韬拜墓”: 郭崇韬 (?~926)中国后唐名将、谋臣。自称自己是唐代名将郭子仪的第四代孙。其实没有根据。郭崇韬带领大军西征蜀地时,还特地走了些弯路,来到兴平(今陕西兴平市) 汾阳王郭子仪陵墓,以祭拜先祖之礼,祭奠郭子仪,拜后还洒泪号哭而去。如同演戏一样,这番煞有其事的举动让跟随他多年的属下也觉得滑稽,背后耻笑不已。

    郭崇韬的这番举动完全是一种浅薄、虚荣的心理在作怪。郭崇韬标榜“祖德”,攀附“名流”,虽然反映出了当时官场特定的文化氛围和时势使然,更主要的是显示出他面对传统文化不够自信的心理表现。

    再说“不附梁公”:狄仁杰是唐朝名相,因为他后来被封为“梁国公”,所以常见称呼有“狄梁公”。狄青是宋代名将,出身贫贱,曾有谄谀附阿之徒附会说他是唐朝名臣狄仁杰之后,狄青并不为改换门庭而冒认祖宗,他说:一时遭际,安敢自比梁公。

    由此可见, 攀附名贵为世人所不齿。

义府径连于赵郡

  武后感到贞观时所修的《氏族志》,不载武氏族望,应予重订。李义府感到这是自己跻身名门望族的大好时机,便积极上奏皇上主张修改此志。他自言本姓出于赵郡李氏,还与诸李比亲疏。一些李姓子弟,怕其权势,便与他称兄道弟。给事中李崇德开始也与他论谱叙辈,李义府贬为普州刺史后,他便揭露李义府,使李义府一度从赵郡李氏族谱中删除。李义府官复原职后,便叫人罗织罪名,将李崇德下狱,并迫其自杀。李义府曾多次向魏齐旧姓为子求婚未成,便上奏旧有七姓望族不得通婚。为了自己家族成员入谱,规定 “皇朝得五品官者,皆升士流”。这样表面上满足了武则天的欲望,实际上达到了自己跻身名门望族的目的。

正伦求附于城南

  杜正伦出身洹水杜氏,与京兆杜氏同出一祖,但支系较远。他曾请求与京兆杜氏连宗,却被拒绝,便怀恨在心。京兆杜氏聚居处名为杜固,相传有旺盛发达的地气,因此世代高门。杜正伦拜相后,以疏通水道为名建议朝廷开凿杜固,想借此破坏杜固的风水。杜固被凿后,川流如血,十日方止,从此南杜(北杜居于杜曲)一蹶不振。

叔事罗隐

  大诗人罗隐到魏州见罗绍威时,写了一封书信,自叙家世,称罗绍威是自己的侄子。邺王府官吏都非常生气,道:“罗隐一介布衣,竟敢视大王为侄子,实在无礼。”罗绍威却道:“罗隐名满天下,素来瞧不起王公贵族,现在他能到我这里,让我做他的侄子,这是我的荣幸。”于是,罗绍威为罗隐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亲自出城迎接,对他十分恭敬。等到罗隐要走时,罗绍威又写信给吴越王钱镠,称他是自己的叔父。

暴秦以吕易嬴,是嬴亡于庄襄之手;

弱晋以牛易马,是马灭于怀愍之时。

以吕易嬴

    吕不韦把有孕的侍妾献给秦王庄襄,生子始皇,暗中把秦国的嬴姓换成了吕姓。嬴姓的秦国在庄襄王手上就灭亡了。

《史记·吕不韦列传》:吕不韦者,阳翟大贾人也 。往来贩贱卖贵,家累千金。 

  秦昭王四十年,太子死。其四十二年,以其次子安国君为太子。安国君有子二十余人。安国君有所甚爱姬,立以为正夫人,号曰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无子。安国君中男名子楚,子楚母曰夏姬,毋爱。子楚为秦质子于赵。秦数攻赵,赵不甚礼子楚。 

  子楚,秦诸庶孽孙,质于诸侯,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吕不韦贾邯郸,见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乃往见子楚,说曰:“吾能大子之门。”子楚笑曰:“且自大君之门,而乃大吾门!”吕不韦曰:“子不知也,吾门待子门而大。”子楚心知所谓,乃引与坐,深语。吕不韦曰:“秦王老矣,安国君得为太子。窃闻安国君爱幸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无子,能立适嗣者,独华阳夫人耳。今子兄弟二十余人,子又居中,不甚见幸,久质诸侯。即大王薨,安国君立为王,则子毋几得与长子及诸子旦暮在前者争为太子矣。”子楚曰:“然。为之奈何?”吕不韦曰:“子贫,客于此,非有以奉献于亲及结宾客也。不韦虽贫,请以千金为子西游,事安国君及华阳夫人,立子为适嗣。”子楚乃顿首曰:“必如君策,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 

  吕不韦乃及五百金与子楚,为进用,结宾客;而复以五百金买奇物玩好,自奉而西游秦,求见华阳夫人姊,而皆以其物献华阳夫人。因言子楚贤智,结诸侯宾客遍天下,常曰:“楚也以夫人为天,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夫人大喜。不韦因使其姊说夫人曰:“吾闻之,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今夫人事太子,甚爱而无子,不以此时蚤自结于诸子中贤孝者,举立以为适而子之,夫在则重尊,夫百岁之后,所子者为王,终不失势,此所谓一言而万世之利也。不以繁华时树本,即色衰爱弛后,虽欲开一语,尚可得乎?今子楚贤,而自知中男也,次不得为适,其母又不得幸,自附夫人,夫人诚以此时拔以为适,夫人则竟世有宠于秦矣。”华阳夫人以为然,承太子间,从容言子楚质于赵者绝贤,来往者皆称誉之。乃因涕泣曰:“妾幸得充后宫,不幸无子,愿得子楚立以为适嗣,以托妾身。”安国君许之,乃与夫人刻玉符,约以为适嗣。安国君及夫人因厚馈遗子楚,而请吕不韦傅之,子楚以此名誉益盛于诸侯。 

  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秦昭王五十年,使王围邯郸,急,赵欲杀子楚。子楚与吕不韦谋,行金六百斤予守者吏,得脱,亡赴秦军,遂以得归。赵欲杀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赵豪家女也,得匿,以故母子竟得活。秦昭王五十六年,薨,太子安国君立为王,华阳夫人为王后,子楚为太子。赵亦奉子楚夫人及子政归秦。 

  秦王立一年,薨,谥为孝文王。太子子楚代立,是为庄襄王。庄襄王所母华阳后为华阳太后,真母夏姬尊以为夏太后。庄襄王元年,以吕不韦为丞相,封为文信侯,食河南雒阳十万户。 

    庄襄王即位三年,薨,太子政立为王,尊吕不韦为相国,号称“仲父”。秦王年少,太后时时窃私通吕不韦,吕不韦家僮万人。

    当是时,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赵有平原君,齐有孟尝君,皆下士喜宾客以相倾。吕不韦以秦之强,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时诸侯多辩士,如荀卿之徒,着书布天下。吕不韦乃使其客人人着所闻,集论以为八览、六论、十二纪、二十余万言。以为备天地万物古今之事,号曰《吕氏春秋》。布咸阳市门,悬千金其上,延诸侯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

  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以啖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吕不韦乃进嫪毐,诈令人以腐罪告之。不韦又阴谓太后曰:“可事诈腐,则得给事中。”太后乃阴厚赐主腐者吏,诈论之,拔其须眉为宦者,遂得侍太后。太后私与通,绝爱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诈卜当避时,徙宫居雍。嫪毐常从,赏赐甚厚,事皆决于嫪毐。嫪毐家僮数千人,诸客求宦为嫪毐舍人者千余人。 

  始皇七年,庄襄王母夏太后薨。孝文王后曰华阳太后,与孝文王会葬寿陵。夏太后子庄襄王葬芷阳,故夏太后独别葬杜东,曰:“东望吾子,西望吾夫。后百年,旁当有万家邑”。 

  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实非宦者,常与太后私乱,生子二人,皆匿之。与太后谋曰“王即薨,以子为后”。于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事连相国吕不韦。九月,夷嫪毐三族,杀太后所生两子,而遂迁太后于雍。诸嫪毐舍人皆没其家而迁之蜀。王欲诛相国,为其奉先王功大,及宾客辩士为游说者众,王不忍致法。

  秦王十年十月,免相国吕不韦。及齐人茅焦说秦王,秦王乃迎太后于雍,归复咸阳,而出文信侯就国河南。 

  岁余,诸侯宾客使者相望于道,请文信侯。秦王恐其为变,乃赐文信侯书曰:“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吕不韦自度稍侵,恐诛,乃饮酖而死。秦王所加怒吕不韦、嫪毐皆已死,乃皆复归嫪毐舍人迁蜀者。 

  始皇十九年,太后薨,谥为帝太后,与庄襄王会葬茝阳。 

  太史公曰:不韦及嫪毐贵,封号文信侯。人之告嫪毐,毐闻之。秦王验左右,未发。上之雍郊,毐恐祸起,乃与党谋,矫太后玺发卒以反蕲年宫。发吏攻嫪毐,毐败亡走,追斩之好畤,遂灭其宗。而吕不韦由此绌矣。孔子之所谓“闻”者,其吕子乎。 

以牛易马

    西晋琅琊王的妃子暗中与小吏牛金私通,生下元帝司马睿。元帝姓司马实际上却姓牛。所以说司马灭于怀愍(怀帝、愍帝)之时。牛继马后,晋时谶语。谓以牛姓代司马氏继承帝位。《晋书·元帝纪》:“初,《玄石图》有‘牛继马后’,故宣帝深忌牛氏,遂为二榼,共一口,以贮酒焉,帝先饮佳者,而以毒酒鸩其将牛金。而恭王妃夏侯氏竟通小吏牛氏而生元帝 。” 宋洪迈《容斋随笔·晋之亡与秦隋异》:“秦 、晋 、隋皆相似,然秦隋一亡即扫地,晋之东虽曰‘牛继马后’,终为守司马氏之祀,亦百有馀年。” 宋赵与时《宾退录》卷二:“晋明帝问王导晋所以得天下。导陈司马懿创业之始,及司马昭弑高贵乡公事,明帝以面覆牀曰:若如公言,晋祚复安得长远!殊不思‘牛继马后’,晋已绝矣。”

三凤齐鸣 

    薛侃在1517年先登正德丁丑进士,其兄薛侨1523年登嘉靖癸未科进士,侄儿薛宗皑与薛侨一样,也是1523年登嘉靖癸未科进士,这潮汕“三薛”都传授王阳明之学,被史家誉为“岭表之宗”。由于薛陇村西有飞凤山,又名凤陇,凤陇三薛又科甲济美,都为理学文臣,故时人对他们有“三凤齐鸣”之誉。

满奋之裔

    王源是西晋右仆射王雅的曾孙,祖和父也官居清显之位,按照沈约的话说,王源“虽人品庸陋,胄实参华”。吴郡富阳人满璋之,家境殷富,欲为子满鸾觅婚。王源丧妇,且家贫,即将女嫁给满氏,得聘礼钱5万,用所聘余值纳妾。王源此举,也并非胡来.因为据说富阳满氏是高平(治今山东独山湖畔)旧族满宠、满奋的后代。满宠在曹魏明帝时任过太尉,其孙满奋西晋寸为司隶校尉。王源又查过满氏的阀阅.见满璋之任王国侍郎,其子满鸾为王慈吴郡(治今江苏苏州)正阁主簿,才定下这门亲事的。但沈约认为,满璋之的姓族,没有确凿的士族根据,因为满奋死于西晋,其后代在东晋没有显赫声迹,满璋之的家世显系伪造。王源与之联姻.是唯利是求,玷辱士流之举。他弹劾说:王满联姻,是“高门降衡,虽自己作,蔑祖辱亲,于事为甚。此风弗剪,其源虽开,点世尘家,将被比屋。宜置以明科,黜之流伍,使已污之族,愧于昔辰;方媾之党,革心于来日。臣等参议,请以见事免源所居宫,禁锢终身”。  

钟郝妯娌,雍睦相亲

    晋王浑,妻钟氏;弟湛,妻郝氏,妯娌也。皆有德行,相亲爱雍睦,治家有礼。钟夫人为魏太傅繇之曾孙女,幼时即能文。稍长,博览群家,容止美丽。虽出身阀阅,并不以贵陵郝。郝亦不以贱下钟,时人称钟夫人之礼,郝夫人之法。

   妯娌以异姓而处人骨肉之间,每因母家富贵贫贱之不同,而致构衅趋争。化同为异,乃兄弟之斧斤也。观于钟郝相处雍睦,浑然无迹。青史流芳,千古不朽。世之为妯娌者,盍以此为前事之师哉。

种树郭橐驼传

  郭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家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迁徙,无不活,且硕茂,蚤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

  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殷,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共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蚤缫而绪,蚤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邪?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问者嘻曰:“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也。

缑山夜月,返鹤无期

    《列仙传》记载,王子乔是周灵王的太子。他爱好吹笙,喜欢吹凤凰鸣叫的声音。有一次,他在河南的伊水和洛水漫游时,遇见仙人浮丘公,他就跟仙人上了嵩山。在嵩山,他一住就是三十多年。后来,家人桓良终于在山里找到了他。他对桓良说:“请转告我的家人,七月七日那天在缑氏山上等我。”到了七月七日那天,人们来到缑氏山上,果然看见王子乔骑着一只白鹤停在山头。他只是远远的看着人们,并不靠近大家。他举手向人们致谢意。几天后,他才骑鹤飞走。后人为了纪念他,在缑氏山和嵩山为他立了祠庙。

共挽鹿车

    勃海人鲍宣的妻子姓桓,字少君。鲍宣曾经跟随少君的父亲学习,少君的父亲惊讶于鲍宣能守清苦,所以把女儿嫁给他,并送了他许多嫁妆。

    鲍宣不高兴,对少君说:“你生在富贵人家,习惯于穿好衣服、佩戴美饰,可是我家很贫穷,恐怕我们不合适。”少君说:“我父亲因为先生修德守约,故让我来为你侍巾持栉。既然奉承先生,当唯命是从。”鲍宣笑着说:“这才是我的志向。”妻子于是脱去身上的服饰,换上了一身粗布衣裳,和鲍宣一起拉着鹿车来到乡里(与宣共挽鹿车归乡里),拜谢了鲍家的长辈,提着瓮出去打水,做新媳妇应该做的,为乡邦称赞。

陈情表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悯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至于成立。既无伯叔,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汤药,未曾废离。

    逮奉圣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荣举臣秀才。臣以供养无主,辞不赴命。诏书特下,拜臣郎中,寻蒙国恩,除臣洗马。猥以微贱,当侍东宫,非臣陨首所能上报。臣具以表闻,辞不就职。诏书切峻,责臣逋慢;郡县逼迫,催臣上道;州司临门,急于星火。臣欲奉诏奔驰,则刘病日笃,欲苟顺私情,则告诉不许。臣之进退,实为狼狈。

    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犹蒙矜育,况臣孤苦,特为尤甚。且臣少仕伪朝,历职郎署,本图宦达,不矜名节。今臣亡国贱俘,至微至陋,过蒙拔擢,宠命优渥,岂敢盘桓,有所希冀!但以刘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愿陛下矜悯愚诚,听臣微志,庶刘侥幸,保卒余年。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  

译文:

    臣子李密陈言:我因命运不好,小时候遭遇到了不幸,刚出生六个月,我慈爱的父亲就不幸去世了。经过了四年,舅父逼母亲改嫁。我的祖母刘氏,怜悯我从小丧父,便亲自对我加以抚养。臣小的时候经常生病,九岁时还不会行走。孤独无靠,一直到成人自立。既没有叔叔伯伯,又没什么兄弟,门庭衰微而福分浅薄,很晚才有儿子。在外面没有比较亲近的亲戚,在家里又没有照应门户的童仆。生活孤单没有依靠,每天只有自己的身体和影子相互安慰。但祖母又早被疾病缠绕,常年卧床不起,我侍奉她吃饭喝药,从来就没有停止侍奉而离开她。

    到了晋朝建立,我蒙受着清明的政治教化。前任太守逵,考察后推举臣下为孝廉,后任刺史荣又推举臣下为优秀人才。臣下因为供奉赡养祖母的事无人承担,辞谢不接受任命。朝廷又特地下了诏书,任命我为郎中,不久又蒙受国家恩命,任命我为太子洗马。像我这样出身微贱地位卑下的人,担当侍奉太子的职务,这实在不是我杀身捐躯所能报答朝廷的。我将以上苦衷上表报告,加以推辞不去就职。但是诏书急切严峻,责备我逃避命令,有意拖延,态度傲慢。郡县长官催促我立刻上路;州官登门督促,比流星坠落还要急迫。我很想遵从皇上的旨意赴京就职,但祖母刘氏的病却一天比一天重;想要姑且顺从自己的私情,但报告申诉不被允许。我是进退两难,十分狼狈。

    我俯伏思量晋朝是用孝道来治理天下的,凡是年老而德高的旧臣,尚且还受到怜悯养育,何况我的孤苦程度更为严重呢。况且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蜀汉的官,担任过郎官职务,本来就希望做官显达,并不顾惜名声节操。现在我是一个低贱的亡国俘虏,十分卑微浅陋,受到过分提拔,恩宠优厚,怎敢犹豫不决而有非分的企求呢?只是因为祖母刘氏寿命即将终了,气息微弱,生命垂危,早上不能想到晚上怎样。臣下我如果没有祖母,就没有今天的样子;祖母如果没有我的照料,也无法度过她的余生。我们祖孙二人,互相依靠而维持生命,因此我的内心不愿废止奉养,远离祖母。

    臣下我现在的年龄四十四岁了,祖母现在的年龄九十六岁了,臣下我在陛下面前尽忠尽节的日子还长着呢,而在祖母刘氏面前尽孝尽心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怀着乌鸦反哺的私情,乞求能够准许我完成对祖母养老送终的心愿。我的辛酸苦楚,并不仅仅被蜀地的百姓及益州、梁州的长官所亲眼目睹、内心明白,连天地神明也都看得清清楚楚。希望陛下能怜悯我愚昧诚心,请允许我完成臣下一点小小的心愿,使祖母刘氏能够侥幸地保全她的余生。我活着应当杀身报效朝廷,死了也要结草衔环来报答陛下的恩情。臣下我怀着牛马一样不胜恐惧的心情,恭敬地呈上此表来使陛下知道这件事。

  创作背景 

    李密原是蜀汉后主刘禅的郎官(官职不详)。三国魏元帝(曹奂)景元四年(263年),司马昭灭蜀,李密沦为亡国之臣。司马昭之子司马炎废魏元帝,史称“晋武帝”。泰始三年(267年),朝廷采取怀柔政策,极力笼络蜀汉旧臣,征召李密为太子洗马。李密时年44岁,以晋朝“以孝治天下”为口实,以祖母供养无主为由,上《陈情表》以明志,要求暂缓赴任,上表恳辞。晋武帝为什么要这样重用李密呢?第一,当时东吴尚据江左,为了减少灭吴的阻力,收笼东吴民心,晋武帝对亡国之臣实行怀柔政策,以显示其宽厚之胸怀。第二,李密当时以孝闻名于世,据《晋书》本传记载,李密奉事祖母刘氏“以孝谨闻,刘氏有疾,则涕泣侧息,未尝解衣,饮膳汤药,必先尝后进。”晋武帝承继汉代以来以孝治天下的策略,实行孝道,以显示自己清正廉明,同时也用孝来维持君臣关系,维持社会的安定秩序。正因为如此,李密屡被征召。李密则向晋武帝上此表“辞不就职”。

王烈以德威人

    王烈字彦方,太原人也。少师事陈寔,以义行称。乡里有盗牛者,主得之。盗请罪曰:“刑戮是甘,乞不使王彦方知也。”烈闻而使人谢之,遗布一端 。或问其故,烈曰:“盗惧吾闻其过,是有耻恶之心。既怀耻恶,必能改善,故以此激之。”后有老父遗剑于路,行道一人见而守之,至暮,老父还,寻得剑,怪而问其姓名,以事告烈。烈使推求,乃先盗牛者也。诸有争讼曲直,将质之于烈,或至涂而反,或望庐而还。其以德感人若此。

译文:

    王烈字彦方,太原人。青年时曾在陈寔门下学习,凭借品德高尚称着乡里。有个盗牛的被主人抓住,盗犯向牛主认罪,说:“判刑杀头我都心甘情愿,只求不要让王彦方知道这件事。”王烈听说后派人去看望他,还送给他半匹布。有人问这是为什么?王烈说:“盗牛人怕我知道他的过错,说明他有羞耻之心。他已经心怀羞耻,一定能够改正错误,我这样做正是为了鼓励他改过。”后来有个老汉在路上丢了一把剑,一个过路人见到后就守候剑旁,直到傍晚,老汉回来寻剑,得到了遗失的剑,觉得奇怪便询问他的姓名,并将这件事告诉了王烈。王烈派人查访守剑人是谁,原来就是那个盗牛的人。乡里百姓,凡有争讼曲直的事件,都去请求王烈排难解纷,断定是非,由于王烈平素德教影响,有的走到半途,忽然愿意放弃争执,双方和解而回来的,有的望见王烈的屋舍,就感到惭愧,彼此相让而回来的。可见王烈盛德感化之深,已远胜过刑罚的力量。

范文正公麦舟

    范文正公在睢阳,遣尧夫于姑苏取麦五百斛。尧夫时尚少,既还,舟次丹阳,见石曼卿,问:“寄此久近?”曼卿曰:“两月矣。三丧在浅土,欲丧之西北皈,无可与谋者。”

    尧夫以所载舟付之,单骑自长芦捷径而去。到家拜起,侍立良久。文正曰:“东吴见故旧乎?”曰:“曼卿为三丧未举,留滞丹阳,时无郭元振,莫可告知。”文正曰:“何不以麦舟与之?”尧夫曰:“已付之矣。”

译文:

    宋范纯仁受父亲范仲淹的指派,到苏州运麦。船行到丹阳,遇上文学家石延年,交谈中得知他没有钱财改葬亲人,于是就将麦船送与石延年,帮助他解决困窘。空手回家的范纯仁不知怎么向父亲交待,就先把石延年困窘的状况向父亲范仲淹讲述了一遍。范仲淹非常同情石延年的处境,未待石延年讲到赠送麦舟,就急不可耐地说:“怎么不把麦舟送给他。”范纯仁说:“已经送给他了。”父子俩竟然不谋而合,脸上同时露出会心的微笑。这就是被历史传为佳话的范氏麦舟典故的由来。

羊枣遗意

    《孟子。尽心下》,曾哲嗜羊枣,而曾子不忍食羊枣。公孙丑问曰:“脍炙与羊枣孰美?”孟子曰:“脍炙哉!”公孙丑曰:“然则曾子何为食脍炙而不食羊枣?”曰:“脍炙所同也,羊枣所独也。讳名不讳姓,姓所同也,名所独也。”

    解释成现代语言就是:春秋时,有父子两人,他们同是孔子的弟子。父亲曾哲爱吃羊枣(一种野生果子,俗名叫牛奶柿);儿子曾参是个孝子,父亲死后,竟不忍心吃羊枣。这件事情在当时曾被儒家子弟大为传颂。

  到了战国时,孟子的弟子公孙丑对这件事不能理解,于是就去向老师孟子请教。公孙丑问:“老师,脍炙和羊枣,哪一样好吃?”

    “当然是脍炙好吃,没有哪个不爱吃脍炙的!”公孙丑又问:“既然脍炙好吃,那么曾参和他父亲也都爱吃脍炙的了?那为什么曾参不戒吃脍炙,只戒吃羊枣呢?”

    孟子回答说:“脍炙,是大家都爱吃的;羊枣的滋味虽比不上脍炙,但却是曾哲特别爱吃的东西。所以曾参只戒吃羊枣。好比对长辈只忌讳叫名字,不忌讳称姓一样,姓有相同的,名字却是自己所独有的。”

    孟子的一席话,使公孙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田荆

    据南朝梁吴均 《续齐谐记·紫荆树》载,京兆田真兄弟三人析产,拟破堂前一紫荆树而三分之,明日,树即枯死。田真大惊,谓诸弟曰:“树本同株,闻将分斫,所以顦顇,是人不如木也。”兄弟感悟,遂合产和好。树亦复茂。后因以“田荆”为兄弟和好之典实。

佛助之秽史

    南北朝时期有一个叫魏收的人,字伯起,小字佛助,钜鹿下曲阳(今河北晋县)人,北魏骠骑大将军魏子建之子,与温子升、邢邵并称“北地三才子”。魏收奉诏作《魏书》,是写为北齐所灭的北魏一朝全部历史。这位魏收虽有才子之名,但为人放荡,不但溺于声色,被人嘲讽为“魏收惊蛱蝶”,而且有文无行,他着的《魏书》,把和他有宿怨或索贿不遂的魏朝人都加以诬蔑丑化,而魏朝富贵人家的子孙,向他行贿的,则把这些人家几辈子都写成是好人。因此,魏收这本史书,被目为“秽史”。

朱家张禄

    范雎字叔,魏国人,着名政治家、军事谋略家,秦国宰相,因封地在应城,所以又称为“应侯”。

    范雎本是魏国中大夫须贾门客,因被怀疑通齐卖魏,差点被魏国相国魏齐鞭笞致死,后在郑安平的帮助下,易名张禄,潜随秦国使者王稽入秦。范雎见秦昭王之后拜为相。

    范仲淹幼年丧父,母亲改嫁长山朱氏,遂更名朱说。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范仲淹苦读及第,授广德军司理参军,迎母归养,改回本名。因此范仲淹随母改嫁而呆在朱家,并因此改姓,称为“朱家张禄”。

胙土命氏

    始于先秦时代是以严格遵循以嫡长子继承权为核心的封建宗法制度原则。即“别子为祖,继别为宗”。具体来讲,就是王室、诸侯的嫡长子有权继承父亲为王、为君;王室、国君的庶子,也称“别子”,无权继承王位、君位,但有分封的权利,需分给一定的食邑、采地,自成系统。通过“胙王命氏”的方式,成为新的氏族,别子就成为这一新的氏族的开派之祖(得姓受氏之祖),即“别子为祖”。由此制度而产生演变的姓氏有很多,如,周姓(周王室氏),吴姓,康姓,胡姓,赵姓,秦姓,郑姓,宋姓等姓氏。

别子为祖 继别为宗

   是中国古代宗法制度

    别子为一宗的正支

    关于大、小宗的组织,《礼记大传》有记载: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百世不迁者,别子之后也。宗其继高祖者,五世则迁也。

    别子:或曰庶子,或曰包括本国公子、异姓公子(来自他国者)以及庶民起为卿大夫三种,或曰除嫡长子之外的其他儿子。后一说较合理。

    继别:谓继承别子位置的后代,就是别子的嫡长子孙。

    继祢:祢,指宗法制度下死去并在宗庙中立了神主牌位的父亲。此处当指诸弟,继祢是指继承别子诸弟的后代子孙。

    别子为一宗的正支,虽经百世仍得祭其始祖,是为大宗。别子诸弟是一宗的旁支,传至五代之后其与别子关系已超出同一高祖范围,因此就不再祭别子的祖先,而另祭祀本支的祖先,是为小宗。大、小宗虽是相对的,但对于天子来说则是绝对的。大宗率小宗,小宗率群弟,天子、诸侯、大夫(卿)、士形成一个严密的家族式的统治体系。

谯国夫人

    谯国夫人(522年-602年)即冼珍,又称冼夫人,广东高凉人氏,后嫁于当时的高凉太守冯宝。善于结识英雄豪杰,公元550年,在参与平定侯景叛乱中结识后来的陈朝先主陈霸先,并认定他是平定乱世之人,公元551年,冼太夫人协助陈霸先擒杀李迁仕。梁朝论平叛功,册封冼太夫人为“保护侯夫人”。公元557年,陈霸先称帝,陈朝立。公元558年,冯宝卒,岭南大乱,冼夫人平定乱局,被册封为石龙郡太夫人。隋朝建立,岭南数郡共举冼太夫人为主,尊为“圣母”。后冼夫人率领岭南民众归附,隋朝加封谯国夫人,去世后追谥“诚敬夫人”。

古人称公婆为“舅姑”,为什么会这么称呼?

    在一些诗词里,我们经常会发现“舅姑”这样的称呼,如“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等。现代人结婚,媳妇要拜见公婆,古代为何要拜见“舅姑”呢,古代的“舅姑”指的是谁呢?

    在文学典籍中,我们会发现,古代人所称的“舅姑”指代的是公婆。早在战国时期,《尔雅,释亲》中就对这一称呼有所记载。书中说:“妇称夫之父日舅,称夫之母曰姑。”出嫁之前,父母不仅要教女儿为人妇之道,还要叮咛女儿,在姑舅面前要小心谨慎。

    如此看来,“舅姑”似乎是女方对男方的父母的专有称呼。其实不是这样。据《礼记·坊记》说:  “昏礼,婿亲迎,见于舅姑。舅姑承子以授婿。”这说明,男方到女方家里迎亲,见到女方父母,叫的也是“舅姑”。看来,  “舅姑”有时指代公公、婆婆,也可以指称岳父、岳母,可是古代人为什么这样称呼呢?

    追根溯源,这要从原始社会的族外婚制度说起。相较于原始社会的同族婚姻,母系氏族开始了异性联姻族外婚。通常情况下,两个氏族中的同一辈男子与对方族里同一辈女子成婚,他们所生的孩子,女孩归女方氏族,男孩归男方氏族。下一代再结婚,就出现这种情况:

    女方的公公,是母亲的兄弟;女方的婆婆,是父亲的姊妹。所以,即使结了婚,人们还是习惯叫姑姑,舅舅。因而,古代公婆关系就成了

“舅姑”关系了。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  “侄女随姑”、“姑舅表亲”现象尤为盛行,同姓之间,是不允许结婚的。比如秦国和晋国,两国不同姓,分别为“赢”姓和“姬”姓,两国便可以通婚,随后结成姑舅表亲,因而古代有“秦晋之好”的说法。

    受“姑舅亲,亲上亲”思想影响,古代近亲结婚现象屡见不鲜。如汉武帝就曾娶他姑姑的女儿为皇后,陆游也是娶了他舅舅家的女儿

唐婉等。在现代,在一些少数民族中,这种婚姻制度仍然存在着。

主司头脑太冬烘 错认颜标作鲁公

    郑熏愣了半天,小心翼翼地问:“祖上颜鲁公(颜真卿曾被封为鲁郡公)……”

    颜状元没心没肺地说:“大人,您误会了,我跟颜鲁公虽然都姓颜,但不是一家的。”郑熏这才明白过来,感情是自己自作多情,给弄混了,再仔细看看这位颜状元,可不是吗?根本一点都不像!

    这事儿传开后,人们也都笑这位主考官太糊涂了,姓颜就是颜真卿的后代啊?那你姓郑岂不是买履那位郑人的后代?别说,还真像,都是一根筋。

    有人还专门做了一首诗,写道:“主司头脑太冬烘,错认颜标作鲁公。”从此,“冬烘”就成了专用名词,形容那些脑子迂腐的糊涂蛋,像晚清大儒王国维,就被戏称为“冬烘先生”。

    不过,颜状元虽然跟颜真卿没有血缘关系,但同样也是一位有气节的爱国之士。乾符五年(878年),颜状元正担任饶州刺史,王仙芝叛乱,其部将王重隐率军攻打饶州,颜状元立即组织军民抵抗,可惜寡不敌众,饶州城被攻陷,颜状元宁死不屈,壮烈殉国。


分享到: